分類
其它

外匯保佑

……

當時匯到中國大陸的外匯,不可能直接到達接收者的手上,而是要由外匯管理局兌換成人民幣,再送到接收者家裡。

因外匯緊缺,規定凡有外匯匯入,國家依據金額的多少配發僑匯券。這個僑匯券可是讓無數人羨慕的寶貝。在物資匱乏的年代,持僑匯券者可以進入上海華僑商店,購買市面上買不到的物品。

當那個送外匯人就要離開之際,我忍不住說了一句:「謝謝您這些年來對我們家的照顧,每個月按時給我們送來救命錢。但我們馬上就要離開上海了。」

那人不由得怔了一下,趕緊問:「你們要去哪裡?」

我回答:「安徽淮北,不會再回上海了,因爲我丈夫是現行反革命。」他聽了後,臉上表情由原先的微笑頓時變得凝重起來。

……

——許佩蘭《那一年,外匯保佑我們一家沒被趕出上海》發表於《昨日》

分類
其它

[轉載]村幹部要拆我家有宅基證的房子,幾點問題請教大家

原文村干部要拆我家有宅基证的房子,几点问题请教大家由 V2EX 用戶 hnbcinfo 在 2020 年 5 月 5 日發布於 V2EX 。轉載未經授權,如有冒犯請留言,我會及時刪除。以下為字體轉換後的正文及評論。




部分詞彙可能包含敏感話題,不讓發帖,所以有些詞我可能會拼音化。

今年五一回家,瞭解到了這一事情,過程大致如下。

背景

家在山東農村,1996 年左右時候,村裡搞養殖致富,為了方便管理和衛生考慮吧,不影響其他住戶,允許了那部分村民(當時美其名曰:養殖專業戶),到村頭去養殖,十幾戶人家,每家劃了一塊地方搞養殖(交錢簽了合同的,記得當時村裡來了一排轎車,應該是領導參觀,還給養殖戶發了獎狀),這些人都搬家到了這裡,當然還是在村裡,不過由原來的分散在村裡各處集中到了村頭,中間一個小水庫隔開,類似於村裡的「開發區」吧。後來慢慢的很多人不養殖了,而且很多人也搬到了這裡(兒子長大成家後分家等都會新建房子),這塊地方也發展的挺好了。2010 年左右吧,當地農村統一搞宅基證辦理(因為之前村裡當時都沒有宅基證),和村裡其他人一樣都辦理了宅基證。

事情發展

今年五一回家,聽父母說,前幾天村幹部突然宣佈,要拆除這部分人的房子,問原因,就說是這批住戶每戶占地太多(以前養殖時候劃的地,大約是其他住戶的兩倍吧),要退還耕地,房子拆了,地還是你的。具體幾個要點如下:

  • 之前沒有任何通知,只是說大約幾個星期前村裡開了 ㄉㄤ 員大會,一致通過的。
  • 關於宅基證問題,村幹部說,縣裡土地管理局來人了,這些人的宅基證取消了。
  • 問到怎麼安置,怎麼補償問題,說是自己去村裡買其他人的房子住。補償問題不知道,先拆了再說,家裡人猜測沒什麼補償。
  • 村幹部信誓旦旦說,要 7 月 1 日之前開始動工。
  • 未提供任何正式文件和政策,也沒有任何形式正式通知,這些村民也是前幾天才知道的。到目前為止都不知道為什麼要拆。

五月 3 日的時候,安排了兩個人去挨家測量。曾經攔住他們問了測量什麼的,誰讓測量的,他們不正面回答,一直說不知道,連問他們是誰,都說不知道。。。後來我拍了他們的文件發現是一個市裡剛成立不到一年的什麼地產評估公司,懷疑是隨便找了個公司來搞個形式而已

現狀

從決定拆到找了幾個人搞測量,也不過幾天時間,看樣子還真要行動了。所以事情可能比較緊急。很多鄰居都整天憂心忡忡的,因為一旦把家拆了,他們就真的沒地方住了。後來村幹部鬆開,說沒有地方住的可能會給統一安排下,但是如果自家還有其他宅子的就自己去收拾住。但這明顯強盜邏輯啊,我有其他地方住也是自己的,不能因為我買了兩套房就隨意把我另一套回收了啊。

  • 目前手裡有宅基證,包含了住宅的簡單圖紙,都是改了公章的。
  • 目前前期大約涉及十幾戶,因為村幹部說先從其中一部分開始,其他的先不拆除,很無語的操作,因為留下了兩邊的戶都不拆,只拆中間的幾排房子。。。
  • 計劃安排的很緊,估計是準備在今年搞定。
  • 農村的一個套路是,先各種威逼利誘讓你簽字按手印,之後因為換屆等,基本之前的承諾也就不復存在。所以我交代了父母,任何簽字按手印都不做,全部讓他們找我處理。

幾個問題

有朋友肯定會說,與其在這裡發帖,不如去諮詢律師。主要是因為我對這些事情也沒有任何經驗,法律方面也很匱乏。想通過論壇各路朋友瞭解下

  • 有沒有人有類似的經驗,怎麼維權的。
  • 這種問題的一般處理流程是什麼樣子的,我是真的一頭蒙。
  • 有沒有必要請律師,大家都是通過什麼途徑找律師的,費用大約多少。
  • 宅基證是否可以隨意取消,自己有合法宅基證的情況下,能這麼隨意的搞這種土地規劃嗎
  • 維權過程中有哪些注意事項
  • 目前最主要的是保住房子,因為拆了就沒地方住了(不要懷疑,這種事還真能發生),有沒有懂法律的,有什麼建議

其他

事情很突然,這些村民根本不知道具體怎麼回事,唯一知道的就是要拆除。所以大家各種猜測都有,有的說是村裡幹部今年下半年要重新選,這之前通過賣地或賣土撈一部分錢。有人覺得是之前村裡推行社區化的時候,大家都不同意,現在先從這小部分人找個理由開始,然後再整個村搞。大部分人都有合法的宅基證,但是農村的人法律意識都很淡薄,他們大多數都覺得民 ㄅㄨ ㄩ ㄍㄨㄢ 鬥,所以前天有人進家裡測量的時候,有很多人都不敢提出質疑。

另外,前幾年我們那邊曾經搞過社區化,我們村還被安排到了縣城裡,但是當時考慮太不完善了,比如有人問怎麼種地,上面給的答案是,土地給你留著,你可以每天坐公交來種地(距離 60 里路),o(╯□╰)o 而且到現在都沒通上公交呢。還有就是社區的樓還沒確定在那裡建呢,就需要先交保證金,開始拆房子。老感覺那是地方 ㄓㄥ ㄈㄨ 為了迎合上級政策不加思考強行推行的。後來一堆問題,村裡沒人願意搞就慢慢擱置了。


具體為什麼不支持我們村的社區化(每個地方情況不一樣,我說的只是我們當地的情況),說兩個隔壁村的案例。

在我們村之前,有個村搞了社區化,在各種威逼利誘下(天天宣傳:早簽字的買社區房可以便宜,交押金能頂好幾萬,不簽字當釘子戶處理,什麼也得不到之類的),村裡有一部分人同意了,簽了字,交了幾萬的保證金,然而已經簽字了的住戶,房子也推倒了,樓建了一半政策施行不下去,擱置了,至今很多人沒地方住,正是因為有前車之鑒,所以我們村社區化都沒人簽字。

另一個,是我們隔壁村,也是社區化,不過這兩年剛開始進行,基本算是強制執行。聽村裡人說(可能有部分不真實,但大部分應該可信)去年進行了評估,根據住宅面積和房屋數量及新舊程度平均每戶補償 12 萬左右。但是新社區不是分配房子,而是需要自己去購買,價格大約在 22 萬一套,這就導致很多村裡老人根本沒有存款,就靠著自己種點地活著,這就導致他們不可能住進新房。聽說今年重新評了,平均每戶補償提高到了 16 萬,太 TM 兒戲了。這裡面的數字可能傳了幾手後有偏差,但肯定不夠買新房應該是確定的。

還有就是當前農村,讓村民住樓房特別不方便,特別是一些老人,沒有給他們安排其他生計的情況下,種地種菜,養幾隻雞鴨牛羊豬的是他們的主要經濟來源,住樓房會斷了很多年齡大的人的活路。

當然社區化的問題不在這個帖子討論範圍,我只是以此來介紹下前後背景。


感謝

感謝各位出謀劃策,估計過幾天就要開始維權了,對這方面一竅不通,各種頭疼。描述的可能不是特別清楚,有需要解釋的時候,我會 Append


看了評論我才知道,最近的政策。看來確實沒啥辦法了,試試看能不能爭取些補償吧。畢竟拆了後,父母就沒地方住了,我目前剛買了房,距離交房還有一年多,也拿不出這麼多錢在農村再買一套宅子了。愁啊

查了下,有宅基證好像也沒啥用,近幾年好像很多地方都在搞宅基地轉耕地,而且補償好像也不是很多。現在只剩下兩個問題了:

* 哪些宅基地需要轉耕地,有相關標準嗎?還是村裡黨員大會就能自行決定的。

* 這種事情不應該先和所有住戶商量好補償方法和善後處理再進行拆遷嗎,現在他們要先拆遷是否合理

我準備抽空諮詢下律師看看,政策如此,真要拆,那也沒辦法。而且我們那邊最近幾年搞搬遷合村,即使拆了,我也不準備在找宅子建房了,先把父母接出來或則在縣城買房吧。最近幾年一年一個新政策,一會搞社區一會搬遷一會又合併村莊的,等以後政策穩定了再說吧。

分類
其它

200406

鹹菜從家鄉寄來,真空封裝,可以隔著薄膜看到半透明的菜梗和流動的酸水。母親說現在可以請小店代為封裝,下午寄來,第二天早上就到了。跟鹹菜一起寄來的還有竹筍和艾粄,都是表姑自己上山采挖親手腌制,這是我們鄉味的賽博朋克副本。

這些年聽說表姑的消息,都是關於生孩子,生了一個兩個三個。當年她寄宿我們在深圳的家還只有十七八歲,比我大不了多少,因為輩份高,我要叫一聲姑。30年前,深圳剛成為特區,她跟很多表姑、表叔、堂姐、堂哥、舅公、舅婆一樣,從梅州坐長途大巴到深圳尋出路。過去長途巴士只能走國道,搖搖晃晃,往往要淩晨三四點才到深圳,經常要半夜敲門,不認路的還要去路口接。他們大部分人跟我一樣嚴重暈車,在進城的路上就把鹹菜燉的東西吐出來,然後在終點(我家)再吐個幹凈,這些大巴是我們共同的噩夢,我理解為一種現代化不適癥。

父親好客,統統歡迎,我家的三房兩廳一度成了親戚進入深圳的中轉站,客廳睡三四個、客房睡三四個,家裏有時會超過 10 個人流轉。逗留期間,有些親戚經父親介紹,賣服裝、做文員、雜工、售貨、進工地或者進工廠,也有人排隊做檔案看能不能擠進單位。當時的經濟特區,進城的硬積分是膽量(違法和灰色空間)、關系(官本位)和女性的顏值(瞧,外貌的貨幣化)。

仔細算算,當時曾在我家過路借宿的親戚,僅有少數人能成功在深圳落腳。懵懂如我,從未耐心聽過他們的故事。我比較真切感受到的,是 30 年後的今天,表姑表叔、堂姐堂哥在故鄉長大成年的孩子又要準備進城,但這時候,家鄉已經沒有他們容身之地,進城是他們唯一的選擇。現代化的城市,降低了靠膽量和關系的進城積分,收割以學歷和不變的女性的顏值,繼續吸溜著故鄉年輕的生命。故鄉的青年像這套鹹菜一樣真空封裝保鮮入城,以填補城裏人房貸的人肉流水宴席。



鹹菜




未經授權轉載自世傑的朋友圈。

分類
讀書

清語老乞大

【清語老乞大】全書計八卷,原係韓國人學習滿洲語文的基本教材。 1976 年莊吉發先生將之由滿語譯回漢語出版後,已成為許多人研究清朝滿語所必備的一本寶典。 本文轉載自中華民國滿族協會網頁,原網站當前故障,文字是從互聯網檔案館複製的,且只有不到四卷。我也不是要學習滿語,只是從古人的教程中瞥見一點日常話語,感覺很有意思。

清語老乞大卷一 (101)

一 . 大阿哥你從那裡來的? amba age si aibici jihe? 二 . 我從朝鮮王京來的。 bi coohiyan wang ging ci jihe. 三 . 如今往那裡去? te absi genembi ? 四 . 我往京城去。 bi gemun hecen i baru genembi. 五 . 你幾時從王京起程的? si atanggi wang ging ci juraka? 六 . 我在本月初一日起程的。 bi ere biyai ice de juraka. 七 . 你既是在本月一日起程的,到現在差不多半個月,為何纔到這裡呢? si ere biyai ice de jurafi, te hontohon biya hamika bime ainu teni ubade isinjiha? 八 . 因為有一個伙伴落後了來,我慢慢走著等候,所以來遲了。 emu gucu tutafi jime ofi, bi elhe Seme aliyakiyame yabure jakade tuttu jime goidaha. 九 . 那個伙伴現在趕到了嗎? tere gucu te amcame isinjimbio akUn? 十 . 這個伙伴便是,昨天纔到的。 ere uthai tere gucu inu, sikse teni jihe. 十一 . 你計算本月底能到京城嗎? si bodoci ere biyai manashUn gemun hecen de isinambio isinarakUn? 十二 . 我怎麼得知,若上天憐憫身體安好時,想是可到吧! bi adarame bahafi sambi? abka gosifi beye elhe oci isinambi dere. 十三 . 你是朝鮮人,又有什麼空閒把漢語學的相當好呢? si coohiyan i niyalma kai, geli ai Solo de nikan i gisun be mujakU sain i taciha? 十四 . 我原來跟漢人讀書,因此會一點漢語。 bi daci nikan i niyalma de bithe taciha be dahame, nikan i gisun be majige bahanambi. 十五 . 你跟誰讀書的? si wede bithe taciha? 十六 . 我在漢學堂裡讀書的。 bi nikan i tacikU de bithe taciha. 十七 . 你讀的是那類書呢? si ai jergi bithe be taciha? 十八 . 我讀的是論語、孟子、小學的書。 bi leolen gisuren mengdzi ajigan tacin i bithe be taciha. 十九 . 你每天做什麼功課? si inenggidari aibe kicembi? 二十 . 每天清早起來到學校裡跟老師讀書,放學到家裡吃完飯後就到學校裡去寫字,在師傅面前講書。 inenggidari gersi fersi de ilifi tacikU de genefi sefu de bithe tacimbi, tacikU ci facame boode jifi buda jeme wajiha manggi, uthai tacikU de genefi bithe arame sefui juleri bithe be giyangnambi. 二十一 . 講什麼書? ai bithe be giyangnambi? 二十二 . 講論語、孟子、小學的書。 leolen gisuren mengdzi ajigan tacin i bithe be giyangnamgbi. 二十三 . 講完書又做什麼功課? bithe giyangname wajifi jai aibe kicembi? 二十四 . 到晚間在師傅面前抽籤背書,若能背時,師傅給一張免帖,若是不能背時,管理的生員叫他臥倒打三板。 yamji oho manggi, sefui juleri sibiya tatafi bithe Sejilembi, Sejileme mutehengge oci sefu guwebure bithe emke be bumbi, aika Sejileme muterakU oci, kadalara Susai tere be dedubufi ilan moo tantambi. 二十五 . 抽籤背書怎麼給免帖? sibiya tatafi bithe Sejilere, guwebure bithe burengge adarame? 二十六 . 每人各做一塊竹片,寫著各自的姓名,裝入同一個籤筒裡,叫管理的生員拿籤筒來搖動,從那裡面抽一支,抽的是誰,就叫他背書,背的好時,師傅給一張免帖,那免帖上寫著免打三板,那免帖頂上還畫著花押。倘若不會背,交出免帖撕毀,將前功抵過免打,若是沒有免帖,必定接受打三板。 niyalma tome emte cuse mooi Susihe weilefi, meimeni hala gebu be arafi emu sibiyaidobton de tebumbi, kadalara Susai sibiyai dobton gajifi acinggiyame, terei dorgi ci emke be tatambi, tatahangge we oci uthai Sejilebumbi, Sejilehengge sain oci sefu guwebure bithe emke be bumbi, tere guwebure bithe de ilan moo tantara be guwebu seme arambi, geli terei ninggude temgetu hergen arambi, aikabade Sejileme muterakU ohode, guwebure bithe tucibufi tatame waliyafi, nenehe Sangnan be weile de fangkabume tantabure be guwebumbi, aikabade guwebure bithe akU oci, urunakU ilan moo tantabure be alimbi. 二十七 . 你學那漢文做什麼? si tere nikan i bithe be tacifi ainambi? 二十八 . 你說的雖然也是,敝意似仍不盡然,如今帝王一統四海,天下全部受管轄,世上使用漢語的地方很多,我們這朝鮮話,只用於朝鮮地面,一過義州,來到漢人地面,因為都是漢語,有誰問著一句話瞪眼不能回答時,別人將我們看成甚麼人呢? sini hendurengge udu inu secibe, mini gUnin de kemuni akUnahakU adali gUnimbi, te bicibe han beise duin mederi be uherilefi abkai fejergi be yooni gemu kadalahabi, jalan de nikan i gisun be batalara ba umesi labdu, meni ere coohiyan i gisun oci, damu coohiyan i bade teile baitalambi, i jio be duleme nikan i bade jici, gubci yooni nikan i gisun ofi, we ya aika emu gisun fonjime ohode, yasa gadahUn i Same jabume muterakU oci gUwa niyalma membe ai niyalma seme tuwambi? 二十 九 . 你 學這漢文,是你自願學嗎?或是你的父母叫你學呢? si ere nikan i bithe be tacirengge, eici sini cihai tacimbio? sini ama eniye taci sembio? 三十 . 是 我們的父母叫我學的啊! meni ama eniye taci sehe kai. 三十一 . 你學了幾年了? sini taihangge udu aniya oho? 三十二 . 我 學了半年多? mini tacihangge hontohon aniya funcehe. 三十 三 . 都會 嗎? gemu bahanambio bahanarakUn? 三十四 . 每天與漢人生員住在一處讀書,因此會一些。 inenggidari nikan i Susai emgi emu bade tefi bithe taciha turgunde majige bahanambi. 三十五 . 你的師傅是甚麼人? sini sefu ainara niyalma? 三十六 . 是漢人。 nikan i niyalma. 三十七 . 有多少年紀了? se udu oho? 三十八 . 三十五歲了。 gUsin sunja se oho. 三十九 . 專心教書嗎? sithUme tacibumbio sithUme taciburakUn? 四十 . 我們的師傅原來性情溫順,因此很專心教書。 meni sefu daci nomhon ofi, umesi sithUme tacibumbi. 四十一 . 你們眾生員內多少漢人,多少朝鮮人? suweni geren Susai dorgi de nikan i niyalma udu? coohiyan i niyalma udu? 四十二 . 漢人朝鮮人正好各一半。 nikan coohiyan tob seme emu dulin. 四十三 . 那裡面也有頑劣的嗎? terei dorgi de inu ehe ningge bio? 四十四 . 為什麼沒有頑劣的呢?雖然為首的生員將那頑劣的稟告師傅責打,可是並不知道害怕。這裡頭漢人小孩的習性很壞,似乎還是朝鮮的小孩馴良些。 ainu ehe ningge akU, tere ehe ningge be inenggidari dalaha Susai sefu de alafi tantacibe, umai gelere be sarkU. erei dorgi de nikan i jusei tacin umesi ehe, kemuni coohiyan i juse majige nomhon gese. 四十五 . 大阿哥你現在要往那裡去? amba age si te absi genembi? 四十六 . 我也是要往京城去。 bi inu gemun hecen i baru genembi. 四十七 . 你既然要往京城去,我是朝鮮人,漢人地方行走不熟,我與你做伴一同去如何? si gemun hecen i baru geneci tetendere, bi coohiyan i niyalma, nikan i bade feliyeme urehe akU,bi sini emgi gucu arame geneci antaka? 四十八 . 這樣很好啊!我們一同走吧! uttu oci sain kai, muse sasari yoki dere. 四十九 . 阿哥你貴姓? age sini hala ai? 五十 . 我姓王。 mini hala wang. 五十一 . 你家住那裡? sini boo aibide tehebi? 五十二 . 我住在遼東城內。 bi liyoodung hoton dorgi de tehebi. 五十三 . 你有什麼事要到京城去? si gemun hecen de ai baita bifi genembi? 五十四 . 我趕這馬帶去賣。 bi ere morin be boSome gamafi uncame genembi. 五十五 . 若是那樣最好。 tuttu oci umesi sain. 五十六 . 我們趕帶的這馬及馬上所馱的夏布、葛布也是賣的,你我既然都到同一個地方去做生意,一齊做伴去的便是了。 meni ere boSome gamara morin, morin de aciha muSuri jodon inu uncarengge, si muse gemu emu bade hUdaSame genere be dahame, sasari gucu arame generengge ele inu oho. 五十七 . 阿哥你原來是走過的人,京城的馬價如何? aga si daci yabuha niyalma, gemun hecen i morin hUda antaka? 五十八 . 新近我有相識的人來說,這一向馬價很好,這一等的馬值十五兩,這一等的馬值十兩。 jakan mini takara niyalma jifi hendurengge, morin hUda ere ucuri sain, ere emu jergi morin tofohon yan salimbi, ere emu jergi morin juwan yan salimbi sere. 五十九 . 葛布的價錢好不好呢? jodon hUda salimbio salirakUn? 六十 . 葛布價錢說是與去年的價錢一樣。 jodon hUda duleke aniya i hUda emu adali sere. 六十一 . 京城的食物短缺嗎?富裕嗎? gemun hecen i jetere jaka hajio elgiyUn? 六十二 . 我問認識的那個人,據說他將要來時,八分銀子一斗白米,五分銀子一斗小米,一錢銀子十斤麵,二分銀子一斤羊肉。 mini tere takara niyalma de fonjici, alarangge i jidere hanci, jakUn fun menggum de emu hiyase Sanyan bele, sunja fun menggum de emu hiyase je bele, emu jiha menggun de juwan ginggin ufa, juwe fun menggun de emu ginggin honin yali bumbi sere. 六十三 . 這樣的話,與我去年在京城時的價錢一樣。 uttu oci bi duleke aniya gemun hecen de bihe hUda emu adali. 六十四 . 我們今天晚上到那裡去住宿? muse enenggi dobori aibide dedume genembi? 六十五 . 我們往前行十里地方,有一個店,名叫瓦子店,我們不論早或晚到那裡去住宿,倘若過去了的話,那邊二十里之地,沒有人家,那樣的話,前面趕不到村莊,後面又回不到店,我們到那裡去住宿吧!到的早時,好讓我們的馬、牛歇息,明日早點走吧! muse julesi yabufi juwan ba i dubede, emu diyan bi gebu be wase diyan sembi, muse erde ocibe yamji ocibe tubade dedume yoki, aikabade duleme geneci, cargi orin ba i sidende niyalma boo akU, tuttu oci julesi gaSan be amcarakU, amasi diyan be baharakU ombi, muse tubade dedume yoki, erdeken i isinaci musei morin ihan be teyebufi cimari erdekesaka yoki. 六十六 . 從這裡到京城有幾里路? ubaci gemun hecen de isinarangge udu babi? 六十七 . 從這裡到京城大概還有五百餘里路,若上天眷顧身體安好時,再過五天諒可到達吧! ubaci gemun hecen de isinarangge amba muru sunja tanggU ba funcembi, abka gosifi beye elhe oci, jai sunja inenggi ohode isinambi dere. 六十八 . 我們去到後在那裡住好呢? muse genefi aibide tataci sain? 六十九 . 我們往順城門官店去住,從那裡離馬市也近些。 muse Sun ceng hoton duka alban diyan i baru tatame geneki, tubaci morin hUdai ba inu hanci. 七十 . 你說的是,我的心裡也是這樣想了。 sini hendurengge inu, mini mujilen de inu uttu gUnihabi. 七十一 . 每年我們從遼東去的客人們,不住別處,都住在那裡,去年我也在那裡住過,很好。 aniyadari meni liyoodung ci genere andase gUwa bade tatarakU gemu tubade tatambi, bi inu duleke aniya tubade tataha bihe umesi sain. 七十二 . 你的這些馬牛,每夜吃的草豆共需多少錢? sini ere geren morin ihan, dobori dari jetere orho turi uheri udu jiha baibumbi? 七十三 . 一個夜晚每匹馬各五升豆一束草,通共合計需二錢銀子,因地方收成豐歉不一樣,草豆價錢貴賤也不同,要是草豆歉收的地方則需三四錢銀子,要是草豆豐收的地方則需二錢銀子。 emu bodori morin tome sunjata moro hiyase turi, emte fulmiyen orho, uheri barambufi bodoci juwe jiha menggun be baitalambi, ba na bargiyahangge elgiyen haji adali akU be dahame orho turi i hUda mangga ja inu encu, orho turi haji ba oci ilan duin jiha menggun be baitalambi, orho turi elgiyen ba oci juwe jiha menggun be baitalambi. 七十四 . 這匹馬的腳步如何? ere morin i okson antaka? 七十五 . 這匹馬的腳步也不算很好,但因有一點小走,所以似乎比駑馬強些,此外別的都不好。 ere morin be inu hon i okson sain de dabuci ojorakU, damu heni juwarandame ojoro jakade, lata ci majige fulu gese, ereci tulgiyen gUwa gemu ehe. 七十六 . 你帶這馬和葛布到京城去賣了之後,還要買些什麼貨物帶回朝鮮地方去賣? si ere morin jodon be gemun hecen de gamame uncafi, jai ai ulin be udafi, coohiyan i bade amasi gamafi uncambi? 七十七 . 我到山東濟寧府東昌高唐去收買絹子綾子棉花,到王京去賣。 bi San dung ji ning fu dung cang Gao tang de genefi, ceceri suberi kubun be bargiyame udafi, wang ging de uncame genembi. 七十八 . 你如果到那裡去做生意,有一點利益嗎? si unenggi tubade genefi hUdaSaci majige aisi bio? 七十九 . 那也還好,我去年跟著一位漢人伙伴到高唐去收買些棉絹,帶到王京去賣後得了一些利益。 tere inu sain, bi duleke aniya emu nikan i gucu be dahame, Gao tang de genefi,kubun ceceri be bargiyame udafi, wang ging de gamame uncaha de majige aisi be baha. 八十 . 你是以多少價錢在原地購買那些綾絹棉的,到王京去以多少價錢出售呢? si tere ceceri suberi kubum be da bade udu hUda de udafi, wang ging de genefi udu hUda de uncambi. 八十一 . 我買的小絹一匹三錢,染成淡紅做裡子,綾子一匹二錢,染成鴉青與淡紅,染絹子一匹給價二錢,染綾子一匹,鴉青的是一匹三錢,淡紅的是一匹二錢,綿花一斤六錢銀子。到王京去賣,絹子一匹值細葛布二匹,折銀一兩二錢,綾子鴉青的一匹值葛布六匹,折銀子三兩六錢,淡紅的值葛布五匹,折銀子三兩,棉花四兩值葛布一匹,折銀子三錢,除了牙稅不計外,再算時獲利很多。 mini udaha ajige ceceri emke de ilan jiha, fulaUn boco icefi doko arambi, suberi emke de juwe yan, yacin fulahun boco icembi, ceceri emke icere de bure hUde juwe jiha, suberi emke icere de, yacin ningge oci emke de ilan jiha, fulahUn ningge oci emke de juwe jiha, kubun emu ginggin de ninggun jiha memnggun, wang ging de genefi uncara de, ceceri emke de narhUn jodon juwe salibumbi, menggun oci emu yan juwe jiha bodome gaimbi, yacin suberi emke de jodon ninggun salibumbi, memggun oci ilan yan ninggun jiha bodome gaimbi, fulahUn ningge oci jodon sunja salibumbi, memggun oci ilan yan bodome gaimbi, kubun duite yan de jodon emke salibumbi, memggun oci ilan jiha bodome gaimbi, hUda toktosi de bure jaka be daburakU ci tulgiyen, jai bodoci aisi be ambula baha. 八十二 . 你從錢到京城裡賣了貨物,又買棉絹到王京去做生意時,往返走了幾個月。 si daci gemun hecen de geneme ulin be uncafi, geli kubun ceceri be udafi mang ging de hUdaSame genehe de, amasi julesi udu biya yabuha? 八十三 . 我從去年以來攜帶馬匹和葛布到京城去都賣完了,五月裡到高唐去收買棉絹,由直沽坐船過海,十月裡到了王京,將近年終,把貨物都賣了,又買了這些馬匹夏布葛布帶來了。 bi duleke aniya ci ebsi morin jodon be gamame, gemun hecen de genefi gemu uncame wajifi, sunja biya de Gao tang de genefi, kubun ceceri be bargiyafi jik gu deri jahUdai teme doofi, juwan biya de wang ging de isinafi, aniya wajime hamime ulin be gemu uncafi,geli ere morin muSuri jodon be udame gajiha. 八十四 . 這三個人是你的親戚呢?或是相遇而來的呢?以前因未及請教姓名,現在敢請賜告,這位阿哥貴姓? ere ilan niyalma, eici sini niyaman hUncihiyUn, eici ishunde acafi jihenggeo? onggolo jabdurakU ofi bahafi hala gebu be fonjihakU bihe, te gelhun akU fonjiki, ere age i hala ai? 八十五 . 這位姓金,是我姑母所生的表哥,這一位姓李,是我舅舅所生的表哥,這一位姓趙,是我鄰居的伙伴。 ere emke hala gin, mini gude banjiha tara ahUn, ere emke hala lii, mini nakcu de banjiha tara ahUn,ere emke hala joo, mini adaki boo i gucu. 八十六 . 你這位表兄弟,想是遠族的表兄弟吧! sini ere tara ahUn deo, ainci aldangga mukUn i tara ahUn deo dere. 八十七 . 不,我們是親表兄弟。 akU, be jingkini tara ahUn deo. 八十八 . 雖然這樣,你們沿路隨便互罵戲謔,全無迴避。 uttu ocibe suwe jugUn i unduri balai toome yobodome fuhali targahakU. 八十九 . 實在太得罪了啊!我們走路時,若禮讓行走時一定會打瞌睡,所以故意開玩笑啊! yargiyan i ambula weile baha kai, be jugUn yabure de dorolome gocishUn i yabuha de, amu Saburame ojoro jakade tuttu jortai efihe kai. 九十 . 我們暫且休說閑話吧!眼前這個便是瓦子店,去找個很乾淨的店住宿,讓牲口歇息吧! muse taka sula gisun be nakaki, yasai juleri ere uthai wase diyan, umesi bolho diyan be baime tatame genefi ulha teyebuki. 九十一 . 岔路口北邊這個店是我以前住過的房子,我們到這裡去住宿吧! salja jugUn i amargi ergi ere diyan, mini onggolo tataha boo bihe, muse ubade tatame geneki. 九十二 . 噯喲主人阿哥在家啊,這一向貴體與府上都好嗎? ara boihoji age boode bikai, ere ucuri wesihun beye boode gemu sautUn? 九十三 . 好,王姓大哥來了嗎?多時不見了,你們各位伙伴從那裡遇見來的? sain, wang hala amba age jiheo? goidame acahakU bihe, suweni geren gucu aibici acafi jihe? 九十四 . 我們沿路相遇做伙伴到京城去。 be jugUn i unduri ishunde acafi gucu arame gemun hecen de genembi. 九十五 . 你這店裡草豆都有嗎? sini ere diyan de orho turi gemu bio akUn? 九十六 . 草豆都有,豆是黑豆,草是穀草,這穀草好,若是稻草時,牲口等多有不吃的。 orho turi gemu bi, turi oci sahaliyan turi orho oci jeku orho, ere jeku orho sain, aika handu orho oci ulha se asuru labdu jeterakU. 九十七 . 黑豆多少一斗,草多少一捆? sahaliyan turi udu de emu hiyase, orho udu de emu fulmiyen? 九十八 . 豆是五十個錢一斗,草是十個錢一捆。 turi oci susai fali jiha de emu hiyase, orho oci juwan fali jiha de emu fulmiyen. 九十九 . 這是真的嗎?你不要再瞞我。 ere unenggio? si jai mimbe ume holtoro. 一〇〇 . 阿哥你這是什麼話?你也是走熟的客人,我們如同一家,我怎麼敢胡說,你不信的話,到別的店裡去試問,可得知我的真假。 age si ere ai gisun, si inu feliyeme urehe anda, muse emu booi adali, bi ai gelhun akU balai hendumbi, si akdarakU oci gUwa diyan de cendeme genefi fonjici, mini yargiyan taSan be bahafi saci ombi. 一〇一 . 我想你也不是騙我的人,有什麼去試問之處? bi gUnici si inu mimbe holtoro niyalma waka, ai cendemefonjinara babi.

分類
記事

「轉載」苍天啊,现在建个个人网站真是一步一个坎啊

凑着双十一买了阿里云一台云主机,打算放个 wordpress,把上课相关的资料放上去,给学生分享一下。wordpress 挺方便,一会儿就搭建好了,到了域名备案这里,真是横陇地拉车——一步一个坎啊。 先是起了个“老金书房”的名字(学生叫我老金,我就用上了),客服说不能带个人姓名,不能带企业信息,连“书房”这部分都有问题。 好吧,换一个,我写了个“陋室淘金”,又说这个名字也不行,我说出自《浪淘沙》的诗句,有什么问题?客服说主要是“淘”字涉嫌企业信息,莫非是“淘宝”?还说我的备注信息里面提到了视频,这个也不行。我说不是把视频发到你们网站上,而是先发到哔哩哔哩或者优酷上,他们审核没问题,我再加个链接。客服表示人家那是企业认证过的,我的是个人网站,所以不能发视频。我说我不要域名行不行,让我的学生直接用 IP 访问算了,客服说他们只管域名这部分,IP 的事情不管。 这也行? 我就打给阿里云的客服,问问他们:1、到底有哪些字眼是要避开的? 2、域名服务能不能退了算了。阿里云客服效率挺高,至少有一半挺高,就是告诉我,域名服务不能退(因为我已经申请过域名了,问题在备案那里)。至于名字,他们很热心,帮我转了三个客服,虽然没有说明白哪些字眼不能用,但告诉我:个人网站没有禁止发视频!!!

好吧,我再次看了发给我的邮件,发现里面提到了一个地址,是关于起名字时的注意事项,我还想着是我自己没仔细看邮件,错怪人家了。点开一看,我觉得没有错怪他们,因为这个地址显示“你查找的知识点不存在或知识库系统异常”。

我现在只好又起了一个名字,然后在备注中说明这个名字的来源,希望这次古人可以帮我找回点面子。

这是邮件给我的提示信息:

个人网站名称不能涉及到行业、企业等信息,且个人网站名称请勿涉及个人姓名、地名,请不要用纯数字或字母组成,不能包含特殊符号,不能使用成语;网站名称请使用 3 个以上汉字命名,请不能使用 XXX 个人空间、资讯、网站、网络、网址、爱好者、作品展示、工作室、平台、主页、热线、社团、导航这种的格式命名;网站名称中不能带有博客、论坛、在线、社区、交流等字样,若要带有此类信息,需提交前置审批文;

我现在不知道究竟还能用什么样的名字了,文邹邹的、涉及古人诗词作品的、涉及典故的,估计已经被很多企业用过了;直白的,也不行。 现在静待审核吧

原文作者:jzq526 原文鏈接:苍天啊,现在建个个人网站真是一步一个坎啊 - V2EX 轉載未經授權,如果冒犯煩請聯繫。

分類
其它

梁文道:什麼時候都是最危險的時候

【蘋果日報】三月到底,又是日本「花見」季節。近些年來,每逢這個時節,許多媒體就在摩拳擦掌,等待報導中國遊客擠爆日本京都奈良一帶等賞櫻景點的盛況。今年一月,我恰好在京都工作,本該淡季,遊客稀少,但走在祇園花見小路,眼前所見,耳側所聞,皆讓我有種身處西門町或者朝陽區的錯覺。京都一年最濕冷的時候,遊客情熱猶此,等到櫻花漸次盛開,那當然是更不得了了。遊客來了,記者也來了,究竟記者在預期什麼場面呢?那自然是等不懂事的遊人攀樹折枝,喧嘩高叫,在河岸草地上遺下一片垃圾的景象。也就是說,遊客去看花,媒體卻是等着去看遊客的熱鬧。

幾乎毫無例外,每一年這種消息傳回,大陸的網上都是一片罵聲。斥責那些被人拍到的不雅行止有辱國體,「丟盡了中國人的臉」。我的老朋友,大陸最厲害的談話節目主持人竇文濤,有一回在節目上談到這個現象,他看到這種情景的反應,最是有趣:「有一次我就看見一些大媽大叔在搖晃一棵櫻花樹,還有些人乾脆爬了上去,大家還樂呵呵的笑個不停。我站在遠處觀看,也跟着樂了起來,心裏頭想:看我這些同胞,真是逗呀!」我很能理解他這種奇怪反應,既不是生氣,也不是搖頭慨嘆,而是把它當成一種可以娛樂的材料,頗有一種事不關己的淡然跟旁觀者的距離。這麼多年來,我碰見的所謂不文明中國遊客可多了,可是我也從來不覺得他們的行為和我有什麼關係。這倒不是因為我不認同自己的中國人身份,我也不會像一些香港朋友那樣,要想方設法地在這種令人尷尬的情況下跟他們劃清界限。我只是很單純的覺得,他們不禮貌不懂規矩是他們的事,我做好自己外來客人的本分就是了。如果有人硬是要把他們的舉動跟我的身份捆綁在一起,將我們全部歸成同一類人,那我只能覺得很抱歉,你錯了。

貼標籤,是人類本性之一。為了生存,為了迅速掌握世間萬象,瞭解紛雜人事,用種種可見的標籤去把人群歸類是很難避免的。然而標籤貼好之後,它不應該就此固化,還得有種種被晃動,被反思,被更進一步細緻分疏的可能。就說中國遊客,我見過太多太多有禮謹慎,知所進退,總是試圖迅速掌握並跟隨異鄉行事規則的人,他們怎麼能跟媒體上被呈現出來最典型的「中國遊客」劃上等號?換句話說,我不想輕易被人貼上標籤,並且就此認為我只具有這個標籤所限定的身份;我也不願輕易把這類標籤當成理解他人的鐵律。比起標籤人家,我更好奇的是自己給自己貼上標籤的情形。

舉個簡單的例子,我曾經見過網上一位美食「自媒體」作者批評東京某家米其林二星割烹名店,他對這家人的食物沒有不滿,反而相當讚賞。最讓他不高興的,是大廚對他的態度不好。他一入座,就拿出一部相機擺在桌上,結果立刻遭到譴責,原因是這張板前木桌是非常貴重的高原槙所製,人家怕他的相機會刮壞木桌的表紋。晚飯吃到中段,大廚在桌後正準備一道技巧繁複的料理,這位作者立即離座站了起來,舉起相機,想要拍攝這難得一見的過程,然後又挨大廚訓斥,叫他立刻坐下。後來這位作者把一切都理解為大廚情緒不好,恐怕是他曾經擁有的三星被人摘掉了一顆。很多人應該知道,這情況其實牽涉一些日本高級料理店用餐的常識和禮儀,並不像這位作者所說的那麼簡單。但更好玩的是這篇文章之下的留言,竟然有不少人把這個問題上升到民族尊嚴的高度,認為那位日本名廚根本就是歧視中國人。

老實說,每個地方都總有一些人會帶着被標籤固化的眼光來對待遊客。因為我的膚色和我的語言,我也在很多地方遇見各種類型的歧視。就像我之前所說的,我只能替他們感到遺憾。可是另一方面,我又碰到不少主動把自己變成被歧視對象,將一件很簡單很實際的事變成了族群矛盾問題的例子。比方說我家附近那個大型商場,就有許多遊客在那裏收購藥物衣着等日常用品,每逢週末,人滿為患。幾個月前,我試過在那裏被人用手拖行李箱碾壓雙腳,我當然叫出聲來,並且提醒那個大意的遊客。沒想到他竟然開始跟我理論,越說越是憤怒,最後來了一句我們今天不時會在香港聽到的結論:「你們憑什麼瞧不起我們大陸人?要不是我們,你們早就完了!難道你不是中國人嗎?」其實事情簡單的很,商場人多,你拖着一個行李箱,難免會跟人發生碰撞,必然得小心在意,要是不慎撞到了人,一句簡單的對不起便好。我在香港,常常被人說成是最典型的「大中華膠」,自然也不會瞧不起大陸人,只不過想提醒這位大哥小心一點。怎麼事情又變成了香港人瞧不起大陸人,香港人不把自己當做中國人了呢?

這就好比我們偶爾會在新聞上聽到的,中國遊客在外地因為航班有誤,航空公司和機場的安排又不夠讓他們滿意,於是大夥集體在候機室裏高唱國歌。為什麼人家沒有即時替你安排酒店過夜,你會立刻認定這是「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呢?後來我在官方媒體上面,也讀到喉舌評論批評一些遊客在外地動輒集體唱國歌抗議的表現,說那是「綁架國家」。說的很對,這種動不動就把性質本來很單純的事件,演變成中國在全球舞臺地位問題的傾向,確實可以形容為「綁架國家」。可是為什麼會有人喜歡「綁架國家」,乃至於你抗議他把行李壓在你的腳上,都變成了一種事關國家尊嚴,寸土不可讓的神聖議題?

我懷疑,是因為這些人早在綁架國家之前,就已經先被國家綁架了。「國家」和「民族」在今天是種最被濫用的形容詞,但凡任何一個人只要在國際上面稍具名聲,那就必是國家栽培的成果,民族的驕傲。所以反過來,他在外面要是碰到不快,那當然也就是國家的羞辱。換句話說,「國家」與「民族」已經成了他看待世界的基本角度,是副摘不掉的眼鏡。仿佛就連一個人在一間外國的餐廳用餐,都不單是他個人在吃飯那麼簡單,而是國家正在吃飯。如果他碰到了自己解決不了的問題,下一個浮上心頭的想法就是:「這種事國家為什麼不管一管」。於是在機場碰到了有理說不清的情況,集體情緒一到,便只能高喊「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說不定國家還真會替他們出面管一管。因為他們習慣相信國家太強大了,無所不能,無所不在,普天之下,沒有一件事是它管不着的;就算真有鞭長莫及的時候,人家也得讓我們國家三分,要知道今天的中國再也不是鴉片戰爭時候的滿清了。我雖然能夠理解網民看到中國遊客不雅消息時的憤慨,但我感受不到這種情緒。在我看來,那個爬到櫻花樹上搖晃枝葉的,就只是一個不太規矩的遊客而已,絕非整個中國正在爬樹。

分類
其它

介紹IRL:因為線上生活即現實生活

語音1:他們希望通過互聯網傳遞大量信息,而互聯網又是一系列管道,線路與網絡。

薇:三,二,因特網。如果你喜歡大熊貓,複雜的OK Go視頻,買東西,gifs,看政府被起義推翻,看小貓咪把頭卡在罐子里或者在Youtube看上了年級的刻薄高中同學,因特網是非常精彩的。但同時它也是一個粗野的地方,如果你不喜歡網絡欺凌,匿名威脅,虛假新聞,公司追踪你的一舉一動,勒索軟件,身份盜竊,或遭到黑客攻擊,被人肉搜索,被虛假網絡身份欺騙……或許我們沒辦法獲得一個美好的因特網。我們只是打破他們或者把他們變得過於奇怪或者變得討厭而無法享受。這就是它現在的情況,我不禁要問,互聯網是否就無法修復了嗎?我是薇洛妮卡·貝爾蒙特,我在為Mozilla主持一檔全新的播客。它叫IRL,是的,IRL就是“在現實生活中”,因為你的線上生活就是現實生活。我覺得我們有時忘記線上生活也是現實生活是因為我們可以在線上做一些線下會面時所不敢做的事情。在線上,我們允許公司(使用Cookie)跟蹤我們從一個網站進入另一個網站。但在線下,我們卻不給推銷餅乾(Cookie)的銷售人員應門。在線上,我們分裂成高度政治化的陣營。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可以在幾杯啤酒間討論我們的差異。

語音3:是啊!

薇:在線上,我們可以糾纏從未見過面的網約對象。在現實生活中,如果我們這麼做,一般會上法庭。這些天,感覺就像網絡處於關鍵時刻。在IRL,我將深入因特網來看看什麼需要修復,什麼需要保留,又有什麼需要增強。讓我們一起,懷着善意來修復因特網並見證我們可以擁有一個美好的因特網。IRL,來自Mozilla的原創播客,開始與六月二十六日。來irlpodcast.org發現更多內容。IRL,因為線上生活即現實生活。

原文地址:Introducing IRL: Because Online Life is Real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