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mux Python3.6安裝paramiko

之前寫過一個python腳本通過paramiko使用SSH鏈接越獄後的iPhone執行一些安裝軟件或重啟SpringBoard之類的操作。後來遇到Termux覺得安卓手機也可以試試,不試不知道,一試坑不少,好在最後還是裝好了。

#首先安裝系統的依賴
apt install libffi-dev clang libsodium libsodium-dev openssl-dev libcrypt-dev python-dev
#然後安裝pynacl,直接pip裝會報錯,指定使用系統的sodium庫即可
SODIUM_INSTALL=system
pip install pynacl
#最後再安裝paramiko和python-nmap
pip install paramiko python-nmap

17112709

郭:于謙的父親王老爺子是個心地善良的富人,放出話來“別的地方我管不了,我方圓十里內不能有窮人”。然後,他把附近的窮人都趕走了。“我心善,見不了窮人”。

17112209

……一句話,我們將在這顆叫地球的行星上滅絕,少量登陸其他行星的人類也難逃滅絕的命運。癌症是局部細胞的異常增殖,癌細胞擴散至其他臟器繼續增殖,不久便毀滅了母體,也毀滅了自身。人類的命運和癌細胞酷似,癌症的終局是毀滅,而單個細胞的意志和光榮,又與它的命運不屬於同一個範疇。

root後的android /system仍然只讀?

前兩天寫了個腳本通過https://freeapi.ipip.net/獲取IP信息,在公司電信網絡沒問題,在家裡有時可以有時不行。對比dns後發現獲得的ip是不同的,於是打算在hosts文件里寫死。安卓的hosts文件在/system/etc/hosts,但是在/etc/hosts也有鏈接,獲取Termux已經在root用戶下,仍然提示文件只讀。搜索後發現我的android6用的可能是system-headless root,也就是/system是已只讀方式掛載的,這樣或許可以保護系統吧。解決辦法在How to edit 'etc/hosts' file?找到:

#for Android 6
su # become the root (don't miss confirmation request!)
mount -o remount,rw /system # allow to write
vi /system/etc/hosts ## edit the file in place - do what you want, then <ESC>:wq ##
mount -o remount,ro /system # get things back to normal
exit # unroot


#for Android 8 with magisk and busybox
su # become the root (don't miss confirmation request!)
busybox mount -o remount,rw /system # allow to write
vi /system/etc/hosts ## edit the file in place - do what you want, then <ESC>:wq ##
busybox mount -o remount,ro /system # get things back to normal
exit # unroot

後來呢,發現有時還時不行,所以不單單是dns的問題。再後來,發現ip-api家的免費接口也很不錯,現在兩個一起用。

17102020

在這之前,我們先簡單地回顧一下小泉八雲的一生。

1850年,拉夫卡迪奧.赫恩(Lafcadio Hear )出生於希臘的聖莫拉島,其父是英國治下的愛爾蘭人,母親為希臘人。由於他的祖輩骨子裡有著中世紀吉卜賽民族(Gipsy)的血統,所以赫恩天生就帶著幾分逍遙派模樣和江湖藝術家氣質,這也是他為之自豪的根本。

在赫恩兩歲時,父母帶著他回到都柏林生活。後來,他的父母離異,又因病先後去世,年幼的赫恩從此變成了一個孤兒,不得不跟著姑母生活。 十三歲時,赫恩前往英格蘭東北部讀書,不久後,他的姑母宣布破產,赫恩被送往法國學習,由此打下了法文的基礎。

赫恩也有過天真爛漫的少年時期。在班上,他的成績總是名列前茅,而且很早就顯露出了他異於常人的文學天賦。同時,他也是一個讓家長和老師都頭疼的搗蛋鬼。在一次遊戲中,他的左眼被飛來的繩結誤傷,最後不幸徹底失明。

左眼失明給年少的赫恩巨大的打擊,甚至給他的一生都留下了難以磨滅的陰影。在他留下的為數不多的照片中,他都以側身或者閉目的姿態出現,為的就是掩蓋身體上存在的缺陷,不過,此舉也恰巧昭示了他隱藏在內心的痛苦。

在赫恩19歲時,他開始了自己獨立謀生的新生活,隻身遠渡美國。從這以後,他開始了漫長而艱苦的漂泊生活。在美國生活的這段時期,他一直在社會的最底層奮鬥和打拼,親眼目睹和體驗過美國底層社會的種種黑暗和不公,生活極度拮据,有時甚至需要救濟才能生存。這是他人生中最困苦的一段時期,同時亦是他為生存、為文學創作而努力拼搏的時期。這些體驗,給他的人生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烙印,也給他後來的創作奠定了堅實的事實基礎。

在美國,他曾與當地一名黑人女子佛雷結婚。但這段婚姻並沒有維持多久,1890年,離異後的赫恩作為紐約哈帕出版公司的特約撰稿人前往日本,開始了他在東方大地的奇異之旅。於日本定居後,四十一歲的赫恩迎娶松江破落藩士家的女兒小泉節(又稱小泉節子)為妻。同一年冬天,他們舉家遷往熊本。

1896年,時年四十六歲的赫恩最終加入日本國籍,取日本名小泉八雲,後轉往東京。

1904年,小泉八雲在日本病逝,遺體最終被葬在了日本。

至此,小泉八雲才正式結束了他幾乎持續了一生的流浪之旅。

小泉八雲那麼多本書,這本介紹他最詳細

17111713

在外國旅行,最好不要像我這麼懶,背幾個單詞有好處。連船都聽得懂生產它的國家的語言。有本書叫《信不信由你》,說一個叫阿道夫.本斯的法國人,在熱帶小島附近的海面上被他的摩托艇拋進大海(據說有大鯊魚出沒)。無主小艇漸漸遠去,他朝小艇喊回來回來,剛開始用法語,後來大吼波利尼西亞語,這時突然想起他是德國製造,以德語的“回來”命令之,小艇很快減速,進而改變航線,回到他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