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其它

闪光的生命

刘洋最近一直在埋怨:干嘛不让我早一点碰到雷冰?大学五年里有的是机会嘛。偏偏是在毕业设计最紧张的时候,偏偏那一天去计算机中心,偏偏雷冰坐在机房里——她那么好看!连她的眼镜都好看!还有头发,还有衣服,还有她安安静静坐着的样子。

如果不是毕业设计,刘洋想,那我就天天泡在机房里陪她。可是现在,我只能窝在小实验室造苹果。

他在屋中慢慢地转圈,在他脚步所划的大圆圈里,有一张沙发椅,一个实验台,一台奇形怪状的仪器——叫作复制槽,摆成个三角形。实验台上放着一只又红又大的苹果,完美无缺,现在是刘洋单相思病的唯一见证了。复制槽那边咝咝作响,正在对苹果进行全息扫描。这就是他的毕业设计课题。

刘洋眼瞪着苹果,脚下绕着圈子,心想:今儿晚上去看她,找什么借口呢?他在事前总爱一个人演习一番——但基本上不能用于实战。

我应该用含蓄的语言赞美她,同时,深情地凝望(但不可过于肉麻)。他自言自语:我就说,又漂亮、又聪明、又有个性的女孩子真是太少啦,最近我倒发现一个。她要问,那是谁?——等一下,她也许不问呢?我看她肯定不问。那我不是自讨没趣吗。我这么说,你歇一会儿,我讲个故事?不行,她不会听,就是想听也装作不爱听。那我就硬讲,把她逗笑为止。我马上夸她:你笑容好动人!她万一不笑呢?我就说,你板着脸的样子好动人!是否贱了一点?

正自个儿瞎念叨,蜂鸣器响了。刘洋走到复制槽边,拉开盖子,里面有一个大红苹果:它是照原样复制的,从外到里,连滋味都一模一样。

刘洋笑了,是那种心怀叵测的笑。他有主意了!

分類
其它

第一次去香港,我无耻的哭了?【转】

作者:2010年末之感慨

原文载于:http://bbs.tianya.cn/post-828-152366-1.shtml



   本文首发深版,为了更多引起社会的思索,本人在原稿基础上做了些修改。

  本文仅仅代表个人观点之感慨,为免除“跨省追捕”的危险,本人省略了故乡的具体称呼。

  香港的香的东北的黑!

  1998年的8月1号,我就从东北边境靠近俄罗斯的一个小城市来深打工!

  一飘转眼就是12个年头。12年的起伏和坎坷,落雨成泪一路走来!

  飘过珠三角的人都知道,早在10几年前,来深圳和珠海工作或探亲,需要一张当地户籍地开具的边境通行证。办理这个证件,全中国大概都只需要12元左右即可办理,有些和广东劳务输出输入关系密切的省份,比如四川、湖南、江西,该证件若过期了,你不回内地在特区即可办理,而我却非要回老家办理,每次不送上2条或1条红塔山或云烟给当地的“衙门”的工作人员,这个证件是拿不到的。
分類
其它

社保不就是一个大坑吗

无力吐槽!

分類
其它

以房养老,擦干眼泪赔房睡【转】

原文载于:http://www.douban.com/note/302939352/


近日看到两篇新闻,看得简七同学心头一颤。

一篇叫做《辜朝明:留给中国的时间可能不足15-20年》,一位日本经济学家提到:“来自中国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从2012年已经开始出现下降,我之前看到的美国统计局预计的时间是2015年,这比我想象的要糟糕的多。两组数据存在差异的原因是美国将劳动年龄人口定义在15至64岁,而中国方面范围是15至59岁,不管怎么说中国的适龄劳动力出现萎缩已经是既成事实,将严重影响着中国未来经济的发展。”也就是说,年轻人不够用了。

另一篇是近日国务院下发的《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提出“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这种以房养老的模式是指老年人将自己名下的房屋产权抵押给银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可定期获取一定的养老金直到去世。老人百年后,房屋归金融机构所有。是的,你没有看错,被高房价压得奄奄一息的我们要准备擦干眼泪陪养老睡了。

分類
其它

流Flux

LiuFlux

这是我女朋友的好朋友的设计。

她是一位设计师。

为设计而设计。

为热爱而设计。

用自己的理解设计自己的风格。

她是一位优秀的设计师。

流Flux。

分類
其它

另一种形式的钓鱼执法[转]

作者:张鸣

一个毕业不久自己创业的大学生跟我说,现在做企业,几乎不能不逃税,如果不逃税,根本就是赔钱,一天都做不下去。有意思的是,税收人员也暗中鼓励你逃税,只要塞给他们一些好处就行。应该说,当今之世,这样的现象,相当普遍。我原来以为,这样的事,就是执法者假公肥私,一种不发达国家常见的潜规则现象。后来才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在这种现象背后,另有深机。

一种说法是,其实设计如此高额的税,税务机构也知道,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根本无法完全按章纳税,届时有意无意放水,让你偷税逃税,然后小辫子就拿在了自己手里,什么时候有需要了,想整你,就整你。因为民营企业,原本就是异己,让他们具有污名,整起来方便。这样的说法,阴谋论的味道很重,但从实践情况看,好像也真是有点影子,就是有些企业家,实际上是因为别的事触怒了当道,结果却通过查税挨了整。查税,已经成为某些地方整企业的一把快刀,只要举起,就屡试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