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賣

早上看到樓道里的廣告,外面狂風暴雨,用戶享受外賣員冒風雨送來的食物非常開心。我和Emanon從不點外賣,如果是外面那麼大風雨,自己不願意淋雨就付錢讓別人淋,我們心裡過不去;如果是好天氣為什麼不自己出去吃呢,還能活動一下。另一個方面是外面的食物不可能比去店裡吃好吃,想象一下任何菜,直接出鍋裝盤上桌吃,和出鍋進外賣盒密封10分鐘吃口味色澤肯定是不同的。但現在似乎很多人完全不在乎口味,吃飯只是補充能量而以,並無樂趣可言。對於又懶又沒有味覺的人,我們表示遺憾;對於讓人變得更懶更麻木的公司,我們表示抵制。

fla文件損壞

端午節的第一天,Emanon在家用Flash畫了一天動畫線稿。晚上去吃了樓下新開的小火鍋店,口味一般。吃完飯感覺外面空氣不錯,還去深大湖邊遛了一圈。

回家後發現flash卡的不幸,幾乎無法動彈。Emanon有隨時保存文件的習慣,所以打算關掉Flash但是關閉也沒反應。等了一會兒,有反應了,彈出提示詢問是否保存,在本能的點擊“保存”按鈕後Flash又回到了假死狀態,期間又有過彈窗詢問是否關閉程序,選了關閉。

使用Win10的這兩個月,給我倆帶了無盡的痛苦,比如開機後時間總是不對,比如無線網卡總是總是莫名其妙斷線,比如顯示器完全隨機的出現黑屏……這些問題在另一塊硬盤的Ubuntu上都沒有出現,我只能懷疑win10。至於上面導致電腦卡的動不了,甚至文件管理器和關機都卡到爆的原因,也是windows在執行一個Antimalware Service Executable的進程,占滿了CPU。由於最後一次保存失敗,所以之前的fla文件只寫入了七百KB就斷掉了,fla文件便損壞了。

在網上找到一些搶救fla文件的方法都失敗了,因為我這種是損壞的太嚴重了。搶救方法有:讓朋友用高版本Flash打開,如果能打開則可另存檔案後發回來。或者複製一個fla文件,變更fla文件後綴名為zip,然後解壓開後嘗試找到並修正其中xml文件的錯誤。除了上面的方法還搜索到有種軟件號稱可以把swf轉換成fla,病急亂投醫,不僅沒有把fla轉會來反而中了使Win10感染了病毒。這裡要嚴重吐槽下Win10自帶的病毒防護軟件Windows Defender,我即使進行了全盤掃描,也未能根除感染的病毒。雖然雙系統重裝Windows比較麻煩,但這已經無法阻擋我返回Win7的決心了。

最後把線稿的輸出放上來緬懷下(手機應該是看不了swf):

人為什麼都不肯死–賈平凹

文|賈平凹

人總是要死的。大人物的死天翻地覆,小人物說死,一閉眼兒,燈滅了,就死了。我常常想,真有意思,我能記得我生於何年何月何日,但我將死於什麼時候卻不知道。一覺睡起來,感覺睡著的那陣就是死了吧,睡夢是不是另一個世界的形態呢?我的一個畫家朋友,一個月里總要約我見一次,每次都要交我一份遺書,說他死後,眼睛得獻給某某醫院,心肺得獻給某某醫院。

過些日子,他又約我去,遺書又改了,說某某醫院管理混亂,決定把眼睛獻給另一個某某醫院的。對於死和將死的人見得多了,我倒有個偏見,如果說現在就業十分艱難,看一個孩子待父母孝順不孝順就看他能不能考上大學,那麼,評價一個人的歷史功過就得依此人死後是否還造福於民。秦始皇死了那麼多年,現在發掘了個兵馬俑坑,使中國贏得了那麼大的威名,又賺了那麼多旅遊參觀的錢,這秦始皇就是個好的。

人怕毛毛蟲,據說人是從小爬蟲衍變的,人也怕人,人也怕自己,怕自己死。在平日,壽比南山的話我們說得很多,萬壽無疆也喊過,是極少以死來恭維的話,死只能是對敵人最痛恨的詛咒,是法典中的極刑。

依我的經驗,三十歲以前,從來是不思考到死的,人到了中年,下一輩的人拔節似的往上長,老一茬的人接二連三地死去,死的概念動不動冒在心頭,幾個熟人湊一堆了,瞧,誰怎麼沒有來,死了,就說半天關於死的話題。凡能說到死的人,其實離死還遙遠,真正到了死神立於門邊,卻從不說死的。

Continue reading

狗的圖靈測試

給狗開發一款虛擬現實設備,連上虛擬世界的狗有真狗有假狗。人可以去那個世界扮狗。兩種玩法,一種降低智商,過一種正常的狗生,虛擬世界的狗基本都是真狗,遊戲結束可以瀏覽這一生。另一種是智商不變,但基本都是機器狗,有劇情模式和漫遊模式。@西部狗世界

額,忽然發現標題黨了,所以貼和圖靈測試的維基鏈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