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文件損壞

端午節的第一天,Emanon在家用Flash畫了一天動畫線稿。晚上去吃了樓下新開的小火鍋店,口味一般。吃完飯感覺外面空氣不錯,還去深大湖邊遛了一圈。

回家後發現flash卡的不幸,幾乎無法動彈。Emanon有隨時保存文件的習慣,所以打算關掉Flash但是關閉也沒反應。等了一會兒,有反應了,彈出提示詢問是否保存,在本能的點擊“保存”按鈕後Flash又回到了假死狀態,期間又有過彈窗詢問是否關閉程序,選了關閉。

使用Win10的這兩個月,給我倆帶了無盡的痛苦,比如開機後時間總是不對,比如無線網卡總是總是莫名其妙斷線,比如顯示器完全隨機的出現黑屏……這些問題在另一塊硬盤的Ubuntu上都沒有出現,我只能懷疑win10。至於上面導致電腦卡的動不了,甚至文件管理器和關機都卡到爆的原因,也是windows在執行一個Antimalware Service Executable的進程,占滿了CPU。由於最後一次保存失敗,所以之前的fla文件只寫入了七百KB就斷掉了,fla文件便損壞了。

在網上找到一些搶救fla文件的方法都失敗了,因為我這種是損壞的太嚴重了。搶救方法有:讓朋友用高版本Flash打開,如果能打開則可另存檔案後發回來。或者複製一個fla文件,變更fla文件後綴名為zip,然後解壓開後嘗試找到並修正其中xml文件的錯誤。除了上面的方法還搜索到有種軟件號稱可以把swf轉換成fla,病急亂投醫,不僅沒有把fla轉會來反而中了使Win10感染了病毒。這裡要嚴重吐槽下Win10自帶的病毒防護軟件Windows Defender,我即使進行了全盤掃描,也未能根除感染的病毒。雖然雙系統重裝Windows比較麻煩,但這已經無法阻擋我返回Win7的決心了。

最後把線稿的輸出放上來緬懷下(手機應該是看不了swf):

人為什麼都不肯死–賈平凹

文|賈平凹

人總是要死的。大人物的死天翻地覆,小人物說死,一閉眼兒,燈滅了,就死了。我常常想,真有意思,我能記得我生於何年何月何日,但我將死於什麼時候卻不知道。一覺睡起來,感覺睡著的那陣就是死了吧,睡夢是不是另一個世界的形態呢?我的一個畫家朋友,一個月里總要約我見一次,每次都要交我一份遺書,說他死後,眼睛得獻給某某醫院,心肺得獻給某某醫院。

過些日子,他又約我去,遺書又改了,說某某醫院管理混亂,決定把眼睛獻給另一個某某醫院的。對於死和將死的人見得多了,我倒有個偏見,如果說現在就業十分艱難,看一個孩子待父母孝順不孝順就看他能不能考上大學,那麼,評價一個人的歷史功過就得依此人死後是否還造福於民。秦始皇死了那麼多年,現在發掘了個兵馬俑坑,使中國贏得了那麼大的威名,又賺了那麼多旅遊參觀的錢,這秦始皇就是個好的。

人怕毛毛蟲,據說人是從小爬蟲衍變的,人也怕人,人也怕自己,怕自己死。在平日,壽比南山的話我們說得很多,萬壽無疆也喊過,是極少以死來恭維的話,死只能是對敵人最痛恨的詛咒,是法典中的極刑。

依我的經驗,三十歲以前,從來是不思考到死的,人到了中年,下一輩的人拔節似的往上長,老一茬的人接二連三地死去,死的概念動不動冒在心頭,幾個熟人湊一堆了,瞧,誰怎麼沒有來,死了,就說半天關於死的話題。凡能說到死的人,其實離死還遙遠,真正到了死神立於門邊,卻從不說死的。

Continue reading

狗的圖靈測試

給狗開發一款虛擬現實設備,連上虛擬世界的狗有真狗有假狗。人可以去那個世界扮狗。兩種玩法,一種降低智商,過一種正常的狗生,虛擬世界的狗基本都是真狗,遊戲結束可以瀏覽這一生。另一種是智商不變,但基本都是機器狗,有劇情模式和漫遊模式。@西部狗世界

額,忽然發現標題黨了,所以貼和圖靈測試的維基鏈接吧。

2016台灣之旅

Day1:20161001 香港到台南

昨天晚上下載滴滴約早上六點十分到深圳灣的出租車,不加價居然沒人接單,於是約了快車。早上順利上車,沒想到這麼早居然就堵車了,還好走的早,七點前上了B3。然後在順利在屯門市中心坐上了去機場的公交。到機場取機票的時候,需要出示購票的信用卡,沒帶,嚇夠嗆,還好最後用手機銀行客戶端證明了自己是持卡人,拿到了機票。

香港飛台灣是不用填寫入境卡的。台南機場小小的很有歷史感,以前是軍用的,現在軍民合用,所以在台南的這些天,天天都能聽到戰鬥機的呼嘯聲。上次來台灣沒有機會坐公交,這次沒少坐,很舒服,還有WiFi和USB充電接口。像其他發達國家的公交一樣,車上沒有異味,車開的也很穩,司機乘客都有禮貌,乘客有一定幾率在下車時向司機師傅說謝謝。別的地方不知到,台南和高雄的公交車站都有二維碼,手機一掃,打開瀏覽器就能知道本站車輛的位置,非常之方便。在淘寶上的香港卓一電訊的流量卡,55元,7天無限流量很好用。下午三點前就到了酒店,差不多,6點出發,到口岸花一小時,到機場花一個半小時,飛機十一點半才起飛,飛一個小時多一點,兩點出來機場等公交。上次再台灣已經買了悠游卡,所以直接坐公交很方便。

酒店是在Booking上訂的,到了之後刷的信用卡付的房費。放下行李後就出來轉悠,在7-11里去了兩萬塊新台幣(取多了,最後走的時候還有一萬多),給悠遊卡沖了一些錢。步行走到武聖夜市還太早,於是在旁邊吃了三媽臭臭鍋,這種鍋在台南挺常見的,味道不錯價格實惠。我們走這一會就發現台南真是個宗教氛圍濃重的地方,很多家里都供着很大的黑臉神像,在Emanon拍完一個小廟後奧林巴斯自帶的鏡頭就懷了。於是我們搜了一個評價很好的鏡頭維修店,標準攝影器材有限公司,下午六點半走到了那裡。店裡有一位老奶奶,一開始和我門說台灣話,我們一個字也聽不懂,後來發現我們一頭霧水才開始說國語,但是國語中還是夾着幾句台語。最終溝通的結果是,不好修,如果要修可能要寄出去修,時間我們來不及。於是我們又去附近一家能維修鏡頭的店,老爺子擺弄了一會兒也說說修不了。於是我們就再次返回夜市去吃東西,途中還經過全美戲院和五條港。

前面說台南宗教氛圍濃,就在我們會武聖也是的途中還遇到了宗教遊行,推測是某位神明的生日。第一次看到隊伍的時候,並沒有意識到這是宗教遊行,因為最前面的大約四五台吉普車陪着大功率重低音功放,聲音開的很大,車頂是一根锃亮鋼管,跳鋼管舞的鋼管,每個車頂都有一位穿着暴露的女性在跳鋼管舞!等我們逛完夜市回來,又遇到這個隊伍,原來他們是走街串巷的遊行,每條小巷都走了,所以我們又遇到了。這次才看到千里眼和順風耳,以及後面的轎子里的大神。之所以認出那兩位是千里眼和順風耳,則是因為後面去了博物館學習到的。

武聖夜市是我們去的第一個夜市,以前在深圳去過兩次台灣美食街之類的活動,就以為夜市也差不多那樣。但是來了才知道夜市更像是老家的廟會,有很多東西,衣服、日用品、小玩意兒、成人/兒童遊樂場……由於我和Emanon都對肉類興趣不是很大,而且我前一段感冒還有一點點咳嗽,所以油炸類也不是很想吃,很多吃得就這麼被我們過濾掉了。最後買了好像只吃了幾個小雞蛋糕(和小時候的味道一樣),梅子(好大一袋,一直吃到去高雄那天才吃完),烏梅飲料(額,後來我再也不敢點烏梅味的飲料了)。去年之所以沒有去成夜市是因為不知道夜市並非每天都有,就像集市一樣有固定的日子,像武聖這種大夜市,直接在谷歌地圖中就能看到營業時間。

Continue reading

1609212013

程序員說:“寫代碼還給錢,這麼好的事上哪兒找去!”

說:“

蛹化の女

蛹化の女 - 戸川純


詞:戸川純
曲:Pachelbel
編曲:国本佳宏

“蛹化の女” is a song released by Togawa Jun and included on her first album 玉姫様 as track #9. The song uses Pachelbels song Cannon.


月光の白き林で
木の根掘れば
蝉の蛹のいくつも出てきし
ああ

それはあなたを思い過ぎて
変り果てた私の姿
月光の凍てつく森で
樹液すする私は虫の女

いつのまにかあなたが
私に気づくころ
飴色のはらもつ
虫と化した娘は
不思議な草に寄生されて
飴色の背中に悲しみのくきがのび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