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陰陽怪氣

140414

  • 1、部分分裂祖國分子利用網絡遊戲平台、人物裝扮、聊天系統、工會玩法等煽動、建立相關組織。
  • 2、部分玩家利用遊戲內出現「地圖創造」玩法、「地圖編輯」功能,自行編輯遊戲世界邊界,宣揚分裂祖國。
  • 3、遊戲內出現殭屍、末日、瘟疫等影射當前新冠肺炎,遊戲出版及運營企業需自査遊戲聊天、命名、地圖編輯系統,確保不出現不當言論。
  • 4、同款遊戲用不同的名字同時在多地報審,如深圳的某家公司,中宣部對其做出6個月內不得開展出版業務的處罰。
  • 5、已拿到版號的遊戲換了名字再次申請版號,按中宣部近期處理情況,做出停止遊戲出版業務3個月的處罰。
  • 6、遊戲上線版本和申報版本內容不一致,如近期的某款宮鬥類遊戲,中宣部出版局近期撤銷了其已獲批的版號、遊戲全網下架、並對出版社做出了通報批評。
  • 7、出現不良誘導內容:網絡遊戲名稱出現不良傾向,如宣揚盲目拜金的社會價值觀;出現「殺」、「死」、「鬼」、「妖」等導向不良用詞;或者遊戲內出現或鼓勵與多人發生戀愛關係等對青少年產生不良誘導的內容。
  • 8、在遊戲內通過植入違規廣告獲得盈利,如推廣未經審批的遊戲。一經發現,依法追究責任,多發生在遊戲推廣平台。
  • 9、部分遊戲在推廣中宣揚「全球同服」、「多國玩家在線聊天」等功能,使玩家接觸到境外未經審批的遊戲版本。全球同服功能不可上線,應及時刪除相關功能。
  • 10、遊戲中如需要對「雄安」這一地名進行外文翻譯時,統一使用漢語拼音「Xiongan」作為規範表述,並根據遊戲內容,確定是否需要做重大選題備案。
分類
陰陽怪氣

200413

【省委國安辦、省國家安全廳】4月15日是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保證人民安居樂業,國家安全是頭等大事。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匯聚維護國家安全強大力量,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提供堅強保障。發現危害國家安全行為請撥打12339。

分類
陰陽怪氣

200410

錢玄同:「人目係左右相並,而非上下相重。試立室中,橫視左右,甚為省力,若縱視上下,則一仰一俯,頗為費力。以此例彼,知看橫行較易於直行。且右手寫字,必自左至右,均無論漢字、西文,一筆一勢,罕有自右至左者。然則漢字右行,其法實拙。若從西文寫法,自左至右橫迤而出,則無一不便。」

分類
陰陽怪氣

200409

制度目標和生活目標之間存在著一個斷裂的深淵:生活,在本質上是朝向多元化、多樣化、獨立和自我組織的,簡言之,向著它自身的自由實現運動;而後極權制度則要求一致、標準化和紀律。生活是竭力創造新的和未必是意料之中的結構,而後極權制度則竭力將生活驅入它的幾近必然的狀態。制度的目標洩露了它的最基本的性格——封閉內向,一種甚至是徹底的和無保留地向著自身的運動,其輻射的範圍也是不斷擴展的。這個制度僅僅在這樣的限度上為人民服務,即必須保證人民將為它服務。任何在這個範圍之外的事情,即任何使得人們踰越他們被指定的角色的事情,都被制度認為是對它的一種攻擊。

分類
其它

200406

鹹菜從家鄉寄來,真空封裝,可以隔著薄膜看到半透明的菜梗和流動的酸水。母親說現在可以請小店代為封裝,下午寄來,第二天早上就到了。跟鹹菜一起寄來的還有竹筍和艾粄,都是表姑自己上山采挖親手腌制,這是我們鄉味的賽博朋克副本。

這些年聽說表姑的消息,都是關於生孩子,生了一個兩個三個。當年她寄宿我們在深圳的家還只有十七八歲,比我大不了多少,因為輩份高,我要叫一聲姑。30年前,深圳剛成為特區,她跟很多表姑、表叔、堂姐、堂哥、舅公、舅婆一樣,從梅州坐長途大巴到深圳尋出路。過去長途巴士只能走國道,搖搖晃晃,往往要淩晨三四點才到深圳,經常要半夜敲門,不認路的還要去路口接。他們大部分人跟我一樣嚴重暈車,在進城的路上就把鹹菜燉的東西吐出來,然後在終點(我家)再吐個幹凈,這些大巴是我們共同的噩夢,我理解為一種現代化不適癥。

父親好客,統統歡迎,我家的三房兩廳一度成了親戚進入深圳的中轉站,客廳睡三四個、客房睡三四個,家裏有時會超過 10 個人流轉。逗留期間,有些親戚經父親介紹,賣服裝、做文員、雜工、售貨、進工地或者進工廠,也有人排隊做檔案看能不能擠進單位。當時的經濟特區,進城的硬積分是膽量(違法和灰色空間)、關系(官本位)和女性的顏值(瞧,外貌的貨幣化)。

仔細算算,當時曾在我家過路借宿的親戚,僅有少數人能成功在深圳落腳。懵懂如我,從未耐心聽過他們的故事。我比較真切感受到的,是 30 年後的今天,表姑表叔、堂姐堂哥在故鄉長大成年的孩子又要準備進城,但這時候,家鄉已經沒有他們容身之地,進城是他們唯一的選擇。現代化的城市,降低了靠膽量和關系的進城積分,收割以學歷和不變的女性的顏值,繼續吸溜著故鄉年輕的生命。故鄉的青年像這套鹹菜一樣真空封裝保鮮入城,以填補城裏人房貸的人肉流水宴席。



鹹菜




未經授權轉載自世傑的朋友圈。

分類
陰陽怪氣

200404

處理意見:

                罰酒三杯。

分類
陰陽怪氣

200401

Having been quarantined at his parents’ house in the Hebei province in northern China for a month, Elvis Liu arrived back home in Hong Kong on February 23rd. Border officials told him to add their office’s number to his WhatsApp contacts and to fix the app’s location-sharing setting to “always on”, which would let them see where his phone was at all times. They then told him to get home within two hours, close the door and stay there for two wee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