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20813

……可救藥地盲目輕信每一樣舶來品,一個個穿得像星期天的女僕。隨處可見長相漂亮、皮膚黝黑的人身穿這樣的顏色艷麗、刺眼的服裝,神情高貴地走在街頭巷尾,就像家鄉化妝舞會上一些富有想像力的年輕店員的衣著打扮,這可是真實版的服飾漫畫!聰明的歐洲商人把印度絲綢和麻布變成了非必需品,他們給棉花染色,給棉布印花,色彩比他們曾經在亞洲見到的要鮮豔的多,而且更富有印度特色、更熱烈、更張揚、更刺目,善良的印度人以及馬來人成了捧場的買主,他們把價格便宜、色彩鮮豔的歐洲布料圍在了古銅色的髖部。十個這樣的印度人的形象就足以讓一條熱鬧的街道在顏色上躁動起來,變成不真實的“東方”的一隅。但是在這裡他們卻無法引起矚目,就算他們喜歡像國王一樣踱步而行,喜歡穿得像鸚鵡一樣光彩奪目,還是會被從中國過來的那個不起眼的黃皮膚民族,被整齊劃一、蟻群似的大量中國人包圍、遮蔽並且悄無聲息地湮沒。那些中國人不辭辛苦,密密匝匝地在上百條街道安下了家,聚集在一起,他們中間沒有人痴迷於色彩,想把自己盛裝打扮成國王或者小丑,他們總是身穿藍色、黑色或者白色衣服,無數這樣的人群遍布並且統治了新加坡這座城市。

一百年前的印度人和中國人,黑塞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